拱形屋頂在四川地區的糧庫一直沒有推廣起來,主要是因為糧食儲備庫的領導一直不認同拱形屋頂的保溫性能,一直認為說聚氨酯噴得不夠厚度,保溫性能達不到要求,實際上不然。 

 據杰達鋼構了解,很多公司在四川的酒廠做了很多的拱形屋面結構,這樣的拱形結構跨度非常的大,達到26米,比做普通的鋼結構更加經濟實惠,而且更加滿足了酒廠的通風性能 。

 我們杰達公司的技術人員處的樹大林先生,在學習四川拱形屋頂規程的時候,了解到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足尺模型試驗研究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的兩個構造特點決定了無法通過縮尺模型試驗來研究這種結構的性能:一是這種結構所用板材很薄(0.6~1.5mm),縮尺模型已無更薄的板材可用;二是這種結構上壓有很多細小的波紋,縮尺模型上即便壓出波紋,波紋的性狀也很難和原結構相同。由于板件很薄,波紋力學性能的改變對于板件的力學性能勢必產生很大的影響,甚至使縮尺模型具有與原結構完全不同的力學特征。盡管足尺模型試驗費時、費財、費力,但對于這種結構的研究卻是必需的。

規程編制組先后進行了20組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的足尺模型試驗,模型跨度為7~37.8m。另外,鞍山東方彩板公司于1998年11月在鞍山也做了8組MIC-120型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足尺試驗。以上試驗均為破壞性試驗,這些試驗合在一起幾乎涵蓋了目前國內市場上所有的板型。通過仔細觀察試驗過程、深入分析試驗結果,可以對這種結構“豐富多彩”的力學性能有一個全面的認識,從中也得出以下結論:

(1)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的剛度較小,在荷載作用下結構變形較大,表現出顯著的幾何非線性特征。

(2)拱型波紋鋼屋蓋結構在全跨荷載作用下的承載力遠大于在半跨荷載作用下的承載力。

(3)在全跨荷載作用下的變形小于在半跨荷載作用下的變形:當初始缺陷較小時,結構在全跨荷載作用下的失穩類型表現出了非對稱的分枝型失穩特征:當初始缺陷較大時為非對稱的極值型失穩;結構在半跨荷載作用下呈非對稱變形,失穩形態為非對稱的極值型失穩。

(4)初始缺陷對這種結構的破壞模態及承載能力都有很大影響,這是一種缺陷敏感結構。

(5)槽板之間的鎖邊連接質量對板件間協同工作狀況以及結構的承載能力都具有很大影響。

(6)結構板件上的橫向小波紋對結構的力學性能影響很大,可有效提高結構的局部穩定承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