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國資委當年出臺退房令,要求非主業房地產的企業退出房地產,也并非沒有原因。記者注意到,未列入21家主營業務房地產的中鋼集團天津響鑼灣項目中鋼國際廣場曾發生過多次開發停滯。

位于天津響螺灣商務區、曾高調打出“北京有鳥巢,天津有蜂窩”口號358米高的蜂窩式建筑——中鋼天津國際廣場,由于缺乏建設資金,在花費了約2億元完成基坑工程后被迫停工。

項目曾被寄予厚望

3月份,記者來到此項目位于響螺灣的項目部。“別來這邊投資,這邊很多樓盤都已經爛尾。”一位工作人員指著工程項目部的二層簡易房說,這邊停工都兩年多了,項目部也沒人了,找人要去開發區。

該項目工程部的一位看門人指著南面告訴記者,有四個塔吊那里就是中鋼的樓盤,整個工程也就只挖了個土方。

記者隨即來到此項目所在地,1米多高藍色的鋼板圍起了一個偌大的坑基,一些本應掛在室內的“總公司企業理念”、“響螺灣項目組織結構圖”、“施工總平面布置圖”等十多個標識牌,散放在圍墻邊,已經銹跡斑斑。

記者透過圍墻向院里看去,這個投資2億元的項目,只建設了地下坑基工程,地基里面隆起一個尚未使用的土堆。

這個幾近爛尾的項目一度是天津受人矚目的地標建筑。據了解,天津響螺灣項目又名中鋼天津國際廣場,位于天津濱河南道以南、迎賓道以東,占地2.67萬平方米,建筑面積為31萬平方米,建成后將成為天津濱海新區名副其實的地標性建筑,為中鋼集團在華北地區的營運中心、物流中心、科技研發中心。

而該項目的建設也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濱海新區塘沽管理委員會的官網上顯示,2008年6月29日上午,中鋼天津響螺灣項目中鋼國際廣場奠基并開工建設。

時任塘沽區委書記的茍利軍在出席奠基儀式上表示,中鋼集團是國家特大型骨干企業,在響螺灣建設天津中鋼國際廣場,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戰略選擇,中鋼國際廣場項目是中鋼集團參與天津濱海新區開發開放的重要舉措,也是天津與中鋼集團深化合作的積極成果。

停工或因資金不足

但中鋼天津國際廣場的開發進展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

早在2009年,由于中鋼無法補充后續建設資金,中鋼響螺灣項目曾停工一段時間。而在該項目花費約2億元完成坑基工程后,該項目再度停滯。

2011年,審計署通報,截至2010年6月,中鋼集團投資的中鋼天津響螺灣項目尚未經國家發改委核準,天津公司的設立尚未經商務部核準,中鋼集團也未將該項目作為非主業性質房地產投資項目向國資委報告,并且中鋼天津響螺灣項目在對17個分項目的邀請招標中,有6個分項目的邀請招標單位僅為2家,不符合國家有關規定。

在國資委明令部分央企退出房地產的背景下,該投資項目也明顯違反了國資委對于央企非主業投資的相關規定。

為規避國資委的審核權限,天津響螺灣項目的出資方是中鋼在香港的一家全資子公司中鋼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為開發建設響鑼灣項目,中鋼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下屬子公司中鋼國際置業有限公司,出資成立中鋼國際廣場(天津)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14.5億元人民幣。

據相關媒體報道,再度停工后,中鋼曾向天津塘沽區政府提出回填該項目,但被后者拒絕,原因是該項目位于濱海新區的核心地理位置,回填后可能無法再建高樓。

目前,由于項目施工停止,又暫無企業接手。無奈之下,中鋼集團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的官網上,發出了招商公告,“希望通過采取股權轉讓的合作方式,引進戰略投資者。并不限對方的控股比例。”

業內人士分析,中鋼響螺灣項目的停工,原因在于資金緊張。記者注意到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中鋼集團虧損14.7億元,2011年5月,國資委最終免除了黃天文中鋼集團總經理、黨委副書記的職務。


上海易居研究院研究員嚴躍進表示,央企“涉房”與“退房”,應本著客觀及有區別性的眼光來進行審視。從房地產行業資本密集這一角度看,央企確實有實力保障房地產相應項目在整個生命周期中的資金鏈完整。但從市場反壟斷及市場化角度考慮,央企“涉房”又必須受到嚴格控制。因此,在目前央企“退房”的爭議中,對于資金雄厚、主營業務運營穩健的央企,國資委等主管部門應結合這類企業的特點,因勢利導,保護既有的房地產市場份額。而對于規模較小、運籌能力較差的央企,則應采取各種限制政策,引導其回歸主業,從而真正做到“退房”。